Jill 周湘玲
Dennie芳療師
Claire Wen
鄭琹云
Megan
ISAY AROMA聊療
Garibaldia曾韋哲
旻慧
欣瑜
張禕洳Cindy老師
莉莉安
Christina Wang
Mirijam米芮亞老師
陳慧芬
李雅琪Claire
奈森
gallery/1
gallery/2
gallery/3
gallery/4
gallery/5
Megan
職能治療師
Vodder淋巴引流治療師
IFA國際芳療師
在臨床工作的同時管理粉絲頁「治療師梅根—職能治療 · 淋巴引流 · 芳香療法」與部落格,撰文提供水腫衛教與芳香療法觀點。
芳香療法】葡萄柚精油會造成藥物交互作用嗎?如何安全使用在慢性病長者身上呢?
▍藥物怎麼被人體代謝?
▍葡萄柚汁為什麼會抑制人體的藥物代謝功能?
▍不一樣:葡萄柚汁來自果肉,葡萄柚精油來自果皮!
▍如何運用葡萄柚精油,讓慢性患者更感舒適呢?
▍葡萄柚精油基本上不會對用藥造成影響,但還是要注意安全!
▍參考資料
中秋期間,大家非常重視「柚子與藥物不可併用」的消息,但平日更常見的葡萄柚,是無論何時都特別需要慎重注意藥物交互作用的對象啊!
在醫院看病拿藥,為了維護用藥安全,醫師或藥師都會提到「吃藥不可以喝葡萄柚汁」這件事,也有一些藥物的仿單上也會特別載明「不可與葡萄柚一起服用」!於是很多芳療玩家的共同問題就是:用藥期間,使用葡萄柚精油會是安全的嗎?
先說結論:葡萄柚精油並不會引起藥物交叉反應,但是對於有用藥習慣的長者或慢性病者,也需要用相對安全的方式慎用精油!今天最後也會透過南法芳療萃取藝術家-蕾朵(Ladrôme)所提供的葡萄柚精油,推薦幾則居家精油用法~
細胞色素 P450(Cytochrome P450)是個龐大的酵素家族,這群酵素協助進行高達九成藥物的人體代謝,而其中少數的幾種酶,例如「CYP3A4」就是最重要的藥物代謝酵素之一。細胞色素們對藥物的互動方式很多,例如一種藥物對應一種酶、一種藥物對應多種酶、藥物被同一種酶同時達到代謝與抑制的效果。
在正常的狀況下,藥物應該是要順利地被人體代謝的,但是如果人本身的代謝功能不足、或是細胞色素的活性被抑制掉,那麼就可能造成人體的不良反應,特別是危險性較高的藥物、或是難以被代謝的藥物,例如只有 CYP2D6 是唯一可以代謝 Metoprolol 的酶。[參考資料  1]
葡萄柚果汁內含有呋喃香豆素(Furanocoumarins),呋喃香豆素是精油使用者們所知的光敏性來源,而實際上呋喃香豆素也會干擾人體內的藥物代謝,造成後續的藥物交互作用(Drug interaction),大部分柑橘類水果也都有相同的狀況。
呋喃香豆素是一種常見於植物的化學結構的類型,結構簡單來說就是「含有呋喃環的一種香豆素」;在葡萄柚汁裡面,主要造成藥物交互作用的是 6,7−雙羥基佛手柑素(6,7-Dihydroxybergamottin),其他還有佛手柑素(Bergamottin)、佛手柑內酯(Bergapten)等等呋喃香豆素,它們會抑制 CYP3A4 的活動力,引起後面的藥物交互作用;但是對植物而言,呋喃香豆素類的成分大多是防禦機制的來源。
呋喃香豆素雖然讓葡萄柚精油帶有光敏性,但香豆素類也是香水工業很喜愛的馥郁香甜元素。(圖/Pexels)
同時,葡萄柚果汁內的類黃酮(Flavonoids)化合物也可能會一同帶來藥物交互作用,類黃酮化合物大致上指的是「兩個苯環中間,再以一個三個碳含氧的環連接起來(高憲名,2015)」的一系列化合物;葡萄柚所含有的柚皮苷(Naringin)、柚皮素(Naringenin)、槲皮素(Quercetin)和山萘酚(Kaempferol)等等黃酮類化合物,也是藥物相互作用的成因,但是它們並不是在抑制 CYP3A4,而是抑制細胞膜蛋白 P-gp(P-glycoprotein)運輸物質的功能,減少了藥物排出的效能。[參考資料 3&4 ]
若人體喝了葡萄柚汁、又吃了需要藉由 CYP3A4 代謝的藥物,會發生什麼事情呢?一旦葡萄柚汁抑制肝臟產生 CYP3A4,也就等於人體缺少小幫手來幫助代謝這些藥物,於是血液中的藥物濃度將會更高,如此一來,就可能會帶來預期之外的效果,例如抗焦慮藥 Buspirone 與葡萄柚汁會產生暈眩的藥物不良反應,甚至帶來可能危及生命的血清素症候群(Serotonin syndrome)。
葡萄柚精油會引起一樣的狀況嗎?未必!因為一般柑橘類精油,並不是像果汁一樣透過果肉取得,而是透過冷壓法從葡萄柚果皮萃取出來。
葡萄柚精油的成分並不完全等於葡萄柚水果的成分!照片示範的南法蕾朵單方葡萄柚精油,也充分說明精油取自粉紅葡萄柚(Citrus x paradisi)的新鮮果皮(Zeste frais),採用冷壓法萃取(Expression à froid),符合一般芳療界對於葡萄柚等等柑橘類精油的認知,並且持有被俗稱為「歐洲之葉」的歐洲有機農業協會(EU organic farming)所給予的歐盟有機農產品認證標章。(圖/筆者提供)
精油裏頭常見的是萜烯、醇類、醛類、酮類、酯類等等成分,也會有一些呋喃香豆素與類黃酮成分會出現在柑橘類精油裡頭,但葡萄柚果肉所含的呋喃香豆素濃度,還是比果皮所含的濃度明顯較高[參考資料 5];另外,雖然在水果與蔬菜有豐富的類黃酮成分,但是類黃酮在精油中的含量也極低,因此類黃酮引起的精油與藥物交叉反應,又是個機會更低的事情了。
除了含量之外,葡萄柚果汁與精油的成分組成不同,也造成了藥物安全上的差別;主要在葡萄柚汁中造成藥物交互作用的 6,7−雙羥基佛手柑素,一般是由果皮與精油中的環氧佛手柑素(Epoxybergamottin)在萃取果汁的工法中水解而來[參考資料 2],因此在使用精油的過程中,也較不會產生同時服藥與喝葡萄柚果汁般活躍的藥物交叉作用。
那麼在用藥期間,還能夠自由使用葡萄柚精油嗎?
基本上不用太擔心出現藥物交叉作用,但由於精油是高度濃縮的物質,人體也需要花力氣代謝,所以為了減少長期服藥者的代謝負擔,我們可以試著用劑量較低的做法來使用葡萄柚精油:
*擴香-用少量精油聞香是最方便又安全的做法,品質優良的精油,其實只要用一滴精油滴在衛生紙上就夠了,將滴有精油的衛生紙放在身旁,就足以讓慢慢揮發的葡萄柚氣味提亮情緒與精神。
長期服藥者在安全劑量下外用葡萄柚精油,是個既不用擔心有藥物交互作用、又可愉悅心靈的選擇。有時候氣味太鮮明的精油氣味,對於初次接觸精油的人來說可能太過於直接,而南法蕾朵的葡萄柚精油,第一口的氣味不像一般市面上的葡萄柚那麼高揚,反而是以充滿安全感的沈穩果香來作為開場,拉近與元氣低迷長者的距離感,再由慢慢浮現豐沛的酸香,讓使用者明白這居家常見的一味。(圖/筆者提供)
*腿部按摩油-缺乏活動的長者往往雙腿容易水腫、或是肌肉僵硬,這時用十毫升植物油加上二滴葡萄柚精油,就是 1% 濃度的舒緩按摩油,由足底往心臟方向推撫,就是簡易的腿部按摩法。
*腿部泡浴-泡浴可以協助促進循環,在泡腳的臉盆水中,可以先用三滴精油加到奶精球中混合,再倒入臉盆水中充分溶勻,就能再加強舒暢感。
雖然葡萄柚精油並不如葡萄柚汁所含的成分易於造成藥物交叉作用,但口服精油本來就對人體有高度風險,無論何時都請不要隨意口服精油!就藥物交叉作用的立場來說,依照葡萄柚精油的呋喃香豆素、佛手柑內酯、佛手柑素含量相對較低,或許在藥物交互作用的機會也不如葡萄柚汁那麼高,但是並不能完全被認為沒有藥物交叉反應風險(註:呋喃香豆素在葡萄柚精油中總共占有 2236.7 mg/mL 的濃度[參考資料 2]),原則上口服任何特殊物質,都必須與開藥醫師討論!
葡萄柚精油若保存失當,也可能因精油成分接觸空氣氧化而導致變質,如此一來減少精油的預期效果,也可能帶來進一步的刺激性。例如葡萄柚精油主要含有的活性成分為檸檬烯(Limonène),長期受空氣內的氧分子影響將會氧化刺激皮膚的香荊芥酚(Carvacol)或百里酚(Thymol),也將會改變氣味與效果的呈現,因此精油保存上更需要強調:避開陽光照射、確實隔絕空氣!
產品設計也是能讓消費者安心且便利使用的一大重點!例如南法蕾朵精油採用了市面少見的鋁罐旋蓋外裝,避免陽光直接照射、且減少精油與空氣的接觸,而精油本身採用安全瓶蓋,深色玻璃瓶身外貼詳細的產品標籤,提供精油層層的防護,是讓大家放心使用精油的好夥伴!(圖/筆者提供)
使用者除了用法要注意之外,任何有代謝藥物困難的民眾,也是需要與主治醫師一同注意葡萄柚產品造成的藥物交互作用問題的!例如:有長期服藥需求的慢性病人、人體代謝能力較弱的老弱婦孺、肝臟腎臟等代謝器官疾患者、或者處於虛弱狀態身體條件不佳狀態的一般大眾,也必須避免任何增進代謝負擔的行為。
具有合格 IFA 英國國際芳療師指導的品牌:南法香頌(Senteur d'OC)非常慎重地與梅根共同討論這則議題,更多的同系列商品請參考這裡~
1. Lynch T, Price A. The effect of cytochrome P450 metabolism on drug response, interactions, and adverse effects. Am Fam Physician 2007; 76:391–6.
2. Wangensteen, H., Molden, E., Christensen, H. et al. Identification of epoxybergamottin as a CYP3A4 inhibitor in grapefruit peel. Eur J Clin Pharmacol (2003) 58: 663.
3. Tisserand R, Young R. (2013). Essential Oils Safety: A Guide for Health Care Professionals. 2nd ed. London, England: Churchill Livingstone.
4. Takanaga H, Ohnishi A, Yamada S, Matsuo H, Morimoto S, Shoyama Y, Ohtani H, Sawada Y (2000) Polymethoxylated flavones in orange juice are inhibitors of P-glycoprotein but not cytochrome P450 3A4. J. Pharmacol. Exp. Ther. 293: 230-236.
5. Dugo P, Russo M, Saro M, Carnovale C, Bonaccorsi I, Mondello L. Multidimensional liquid chromatography for the determination of chiral coumarins and furocoumarins in Citrus essential oils. J Sep Sci 2012;35:1828e36.
6. Frerot E, Decorzant E. Quantification of total furocoumarins in citrus oils by HPLC coupled with UV, fluorescence, and mass detection. J Agric Food Chem 2004;52:6879e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