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ll 周湘玲
Dennie芳療師
Claire Wen
鄭琹云
Megan
ISAY AROMA聊療
Garibaldia曾韋哲
旻慧
欣瑜
張禕洳Cindy老師
莉莉安
Christina Wang
Mirijam米芮亞老師
陳慧芬
李雅琪Claire
奈森
gallery/1-1
gallery/1-3
gallery/1-2
莉莉安
澳洲澳大利亞健康治療學院AAOWT L1芳療師
美國國家芳療師協會NAHA 高階芳療師
2017 ISIPCA法式奢華香水研習
2016法蘭貢大師A la pointe d’aromatherapie 尖端芳療學研習
2017法蘭貢大師A la pointe d’aromatherapie 尖端芳療學研習
2018法蘭貢大師21世紀精確的芳香療法研討會
薰衣草精油控與乾草味小姐的香遇
本篇是與南法香頌的合作案,產品均由南法香頌提供,本人親自使用後的心得文。若對產品有興趣或想了解更多,歡迎洽詢南法香頌,或者親自到專櫃去試聞、試用。

首先簡單介紹本次合作的南法芳療萃取藝術家-蕾朵(以下資料由南法香頌提供):
蕾朵位於南法的Vercors(韋科爾)山區與普羅旺斯之間的Drôme山谷,有屬於自己的有機香草種植地,其中最多的就是真正薰衣草,在產季的時候,蕾朵會派人用人工採摘的方式將真正薰衣草收割後直接送進蒸餾廠蒸餾精油。蕾朵堅持不添加其他成分及混摻其它精油來調整氣味,所以每批精油的味道都會有些許不同。

===========正文開始===========
拜法國化學家蓋特佛賽(Gattefossé)博士之賜,真正薰衣草精油跟芳療某種程度被畫上了等號,所以每個踏入芳療領域的初心者,必學精油或者必買精油名單中,絕對會有真正薰衣草精油。

真正薰衣草,拉丁學名是Lavandula angustifolia或Lavandula officinalis。(當然還有其他拉丁學名,這邊只列出常見或主要的)
Angustifolia意為狹窄的葉子,因此有人將真薰稱為「狹葉薰衣草」;而officinalis則代表該植物有入藥典或者為藥用,所以也有人稱真薰「藥用薰衣草」,真正薰衣草還有其他眾多中文名稱,在這麼多化名下,套句大師皮耶法蘭貢(Pierre Franchomme)說的:認得拉丁學名才有辦法辨別手中的這支精油是誰。

我是個真正薰衣草精油控,所以這次很高興能有機會跟南法香頌合作,使用Ladrôme蕾朵的真正薰衣草單方精油。
不同產地、不同萃取方法的真正薰衣草精油我都會想要收集,因為精油就跟農產品一樣,不同產地、不同年份、不同天氣以及不同萃取方法,都會造就出精油獨一無二的氣味,所以不要執著於追求某種一模一樣的氣味,好比水果吧!你今年吃到的西瓜,跟明年吃到的,口感與氣味大致相同,但絕對未必會一模一樣,精油也是這樣子的呢!有變化,才顯得精彩,不是嗎?
真正薰衣草精油主成分是乙酸沉香脂(Linalyl acetate)跟沉香醇(Linalool),氣味甜美且平易近人,透過簡單的嗅吸,便能感受到它的甜美所帶來的寧靜。
法國產的真正薰衣草精油,我一向都覺得是最中規中矩的優雅小姐,好似一個法國女人,穿著簡單、卻不失特色,氣質與舉手投足間,你都能清楚明白感受到:她來自法國。
收到Ladrôme蕾朵的真正薰衣草單方精油那天,拆開紙盒時候有一點點小驚艷,玻璃瓶的精油被裝在金屬容器內,應該是防碰撞而有的設計,其實其他品牌的精油也有這樣的設計,但蕾朵用的金屬容器讓我感覺更為細緻,好像某種更細心的呵護,雖然有些芳療師不喜歡精油再用一層金屬容器包裝著,認為金屬容器易受溫度影響,連帶會導致精油產生變化,不過我認為只要注意儲存環境跟運送環境,我是可以接受用金屬容器來當寶貝精油的防撞隨扈。
蕾朵的真正薰衣草單方精油外包裝有一堆密密麻麻的法文,通常外包裝有一堆密密麻麻外文的專櫃或大品牌精油產品,我會先挑兩個重點看:1. 拉丁學名2.認證標章。
從包裝上可以清楚看到標示Lavandula angustifolia的字樣,的確是安古小姐本人。(真正薰衣草精油亦有人翻譯成安古薰衣草精油)
再來則是在由星星組成的綠色葉子標章:歐盟Euro-leaf也清楚地印在包裝上,很好,這位安古小姐初階審核通過了,接下來就可以放心大膽地跟她接觸了。(對Euro-leaf有興趣的朋友,請自行google。)

才剛扭開金屬容器的蓋子,我就聞到熟悉的真正薰衣草精油香氣,這位來自法國的優雅小姐好迫不及待啊!在我沒有心理準備下,就這麼直挺挺地跟的鼻子打了招呼。
我喜歡把真正薰衣草精油滴在手掌心上,輕輕搓開,然後用自己的鼻子、自己的嗅覺跟感覺去認識它,好孩子千萬不要學啊!漂亮小姐姐我這是有練過的。

按照自己的習慣,我滴了一滴蕾朵的真正薰衣草單方精油在手掌心上,緩緩搓熱,把雙掌放到鼻子前,慢慢深呼吸,輕輕感受:帶有1-8桉油醇的涼味很快就佔據我的鼻子,不知道是因為我在冷氣房的關係,還是這是蕾朵真正薰衣草精油的特色之一,我感覺鼻子好涼,涼到我有種錯覺,眼前的真正薰衣草精油不是來自法國,而是來自俄羅斯。(是的,不要以為真正薰衣草精油都是甜美可人的小妞,俄羅斯產的,聞起來就像高冷冰山美人,雖甜,但你能清楚感受到它的冷)

這股涼沒有很快退去,持續了好幾秒,之後就是熟悉的真正薰衣草精油味出現,中規中矩的甜美有禮貌,果然是來自法國,正當你以為就是這樣時,蕾朵的真正薰衣草單方精油又突然跳出了驚喜,我聞到一股非常清新、有別於甜味的「乾草味」,是得沒錯,就是乾燥的草味。
假設前面的甜美有禮貌,讓你覺得蕾朵的真正薰衣草單方精油是來自法國某優雅家族,那麼後面的乾燥草味,則會讓你開始猜測她是不是家鄉在那氣候宜人的南法。

我手上有好幾支不同產地、不同萃取法、不同年份的真正薰衣草精油,多數都是甜美,雖有些許草味,但都不算明顯,可是蕾朵的真正薰衣草單方精油就是那特立獨行的少數,後味的乾草香好明顯,是你絕對無法忽略的。

正是這股獨特清新乾草香,所以我特別喜歡在下雨天使用這款真正薰衣草單方精油,一顆松果滴上幾滴,就可以在空間中創造出清新乾爽的氣味,下雨天帶來的潮濕跟惱人的不方便,都被這清新乾草後味慢慢梳順了。

有興趣的香民下次雨天,也來試試看南法芳療萃取藝術家-蕾朵的真正薰衣草單方精油吧,親自感受一下清新的乾草味吧!